韩熙载和他千年不散的夜宴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近日推出的APP《韩熙载夜宴图》借助数字技术将这幅千年古画搬上了指尖的移动终端,其制作之精良,学术之谨严,呈现之优美,都令使用者赞叹有加,令未使用者垂涎心动。如此精妙的数字艺术品,竟然免费开放,足见故宫的土豪和任性。

《韩熙载夜宴图》绝对是中国传世古画中的极品。当年,张大千放着北京的王府不买,花费黄金五百两,就为购入这幅从宫中流出的古画,足见这个三米多长的绢卷艺术魅惑之巨大。新中国成立后,长卷辗转香港,终为故宫博物院所得,列入镇馆之宝。荣宝斋随后组织国宝级的老师傅们带领团队,制作了长卷木板水印的副本。这些都可以说明,传为南唐宫廷画师顾闳中所作的《韩熙载夜宴图》在文物圈中尊崇的地位。

说来有趣,这轴丰满滚烫的古画,一千年前创作的动机,或许并不单纯是艺术上的原因,与许许多多古代的文化艺术品相类,绕不过政治、权力、阴谋、角逐这些惊心动魄的字眼,仿佛是一出画在绢帛之上的宫斗大戏,甚至有些黑色和荒唐。

其一是说,韩熙载家每天笙歌燕舞,如此位高权重的人家里这样搞小团体和俱乐部,听起来实在叫皇帝担心,生怕神不知鬼不觉造了自己的反。于是,南唐后主李煜就派宫廷画师混迹韩府以为眼线,将韩熙载的所作所为绘成图本,供皇帝参考。按照这个说法,这卷画其实是来的情报。只不过,这个情报制作水平有点太高了,一不留神,名垂了青史。此说流布最广,最具传奇性。

另一说,也是李煜叫人了韩熙载,不过,这次并不是为了搞特务,而是为了劝谏这个整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的老头,希图他能够幡然醒悟,浪子回头,勤勉政事。李煜有心让他当丞相。对于皇帝的良苦用心,韩熙载的回答或许只是“呵呵”二字,因为他并未悔改,依然故我。

李煜自不必多说,大凡识字的人,没有谁没听过“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的句子。这个在兄弟中排行第六的人,居然五个哥哥都死了,阴错阳差成了皇帝,成为了令南唐人民万分不幸,而使文学史万分荣幸的一代帝王。

我们的主人公韩熙载也是一朵怒放的奇葩。有关南唐的史籍虽未被列入我国古代的正史,但是马令和陆游分别创作的《南唐书》都充盈着历史的宏大性和严肃感。能在这样“准正史”的文本上,被说成“熙载性懒”,那么韩熙载这个人是要懒成一个什么样子啊?

盛大的有唐一代轰然解体,北方朝代更迭,南方列国并立,为了躲避政治迫害,他扮作了一个商人,渡淮河,来到了吴国,向当时的吴国皇帝进献了一封推荐信—《行止状》,核心思想是说明他韩熙载“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然而,作为官员,韩熙载完全不懂政治。

首先,根本不懂领导的心。执掌吴国大权的后来的南唐烈祖,在韩熙载南渡之后就安排他到基层挂职锻炼,直到李昪自己当了皇帝,才将他调回中央,并且从事教导太子的工作,摆明了把他作为储备干部培养。但是韩熙载很心塞,觉得皇帝不重用他,是因为他家门第不高。

其次,他认不清权力格局和官场形势。中主李璟即位后对韩熙载礼遇有加,让他负责国家的全部的礼仪工作,“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不是闹着玩的;还要他负责起草诏书。这就是莫大的权力了。韩熙载借此四处放炮,得罪了很多人,尤其得罪了朝中的元老实力派。

南唐有一种特别坚韧的精神,明知道打不过别人还四处约架,屡败屡战。有一年,打福建,又输了,引发了一系列的复杂的人事斗争。韩熙载此时举报南唐元老宋齐丘和冯延巳等结党。其实,关他啥事?这些人在接受了短暂的象征性的处罚之后,扳倒了韩熙载,理由是他酒品不好,而韩熙载滴酒不沾。李璟想趁机平息一下元老实力派的愤怒,避免朝廷出现重大的分裂,所以外放了韩熙载好几年。

再次,他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到了后主李煜时期,三朝老臣的韩熙载多次因为这样那样的礼法问题批评皇帝,好在李煜没有追究他,还一心一意想让他拜相。对韩熙载的声色犬马,李煜用了各种办法劝诫,可是韩熙载没心没肺依旧,最后李煜也放弃了,感慨说:“我也拿他没辙啊!”

韩熙载纵情声色是出了大名的,少是如此,老更有甚。因为润笔稿费丰厚,官俸也不错。有钱人就该任性地花,他在家里养了四十多名歌妓,每日吹拉弹唱,《夜宴图》画的就是这件事。工资和稿费花完了的时候,他就和学生一起扮演乞丐,在众歌妓屋前乞讨,有时遇到歌妓约会情郎,他会很知趣地在屋外说声“你们忙啊”,便不再打扰。实在没钱的时候,他还会跟皇帝哭穷要钱,皇帝给钱了,继续养歌妓。遇到风声紧,皇帝要发配他出京时,他就遣散歌妓痛苦悔改。李煜心软,撤销处分,让他继续留京后,他又把歌妓们接回来。

然而,韩熙载不聪明吗?也不是。他对军事行动的判断,对通货膨胀的应对,都是非常正确的。特别是,他用声色犬马的方式回应李煜要拜他为相的愿景,完全是因为他看到了帝国的末路,不想做亡国的丞相,莫不如在耳目之娱中做吃等死。

这个人没赶上南唐的覆灭,最后善终,时年六十九岁,被李煜追封为丞相,谥“文靖”。

长卷《韩熙载夜宴图》据传有周文矩和顾闳中两格版本,周本无考,今天能看到的是顾闳中的版本。但是究竟是顾闳中的真迹,还是宋人的摹本,或者此画干脆就是宋人的创作,至今尚有争议。

画作共分为“听琴”“观舞”“小憩”“清吹”“散宴”五个部分,彼此的衔接毫无违和感。连环画的形式、天衣无缝的剪裁、灵动多变的构图、鲜明沉雅的设色、精准传神的笔法,向我们展示了南唐时期人物画可以达到的艺术高度。

而贯穿五个部分和所有艺术精华的长髯长者就是韩熙载。在这场盛大宴会中,他并没有流露出些许的喜悦和陶醉,而是一直微蹙着眉头,与画图中宾客和笙歌燕舞保持着抽身而出的间离感。他的心事究竟是什么,或许我们不得而知。盛大的宴会最终曲阑人散,画卷由展开而至结尾,仿佛行进的时间轴,由“听琴”的热烈隆重到最后“散宴”的清冷忧郁,画卷和宴会传递出一种感伤的情绪,这种微妙的难以言传的情绪,足以跨越千年至今仍能够打动和征服它的观赏者。

故宫的《韩熙载夜宴图》APP,让更多的人群获得了被这种情绪感染和打动的机会。

这些年来,故宫博物院一直致力于如何让古老的皇家宫殿和璀璨的东方艺术焕发出年轻的魅力,致力于塑造一个清新的、富于现代感的、时尚的、开放的、世界性的故宫形象。这一努力不仅仅是从这一款或几款APP开始的。

从数年前大型电视专题片《故宫》起,紫禁城严肃的大门就被一种迥别于前的风格优美地推来了,故事性的叙事、主题学的分类、丰富的电脑特效,都曾令人耳目一新。一个美丽的故宫,一个温柔的故宫,一个有温度的故宫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以后的《故宫100》《当紫禁城遇到卢浮宫》都在某些维度上赋予古典主义以简洁时尚的现代外观,用新的形式感和新的技术手段给古典主义重新化一个妆,形成大方轻盈的新古典主义。故宫推出的多款APP,是在移动数字终端应用上对这一思路的新的开拓,可以说,这是建立在中国的卢浮宫门前的那个宏大的玻璃金字塔,是我们走进故宫的一个崭新的数字入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