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稿|殷华杰:千磨万击还坚劲近现代书画收藏之深厚

也许正是当下近现代书画市场最好的写照,千淘万漉的过程中,依然能够闪闪发光的正是那些名家名作,比如“三石两鸿(虹)一大千”。北京保利2022春拍中国书画展区

北京保利2022春拍预展首日,中国书画夜场预展区的张大千泼彩、傅抱石山水人物佳构,成为当之无愧的“C位”。同样熠熠生辉的还有齐白石、吴昌硕、潘天寿、徐悲鸿、黄宾虹、吴冠中等艺术大家。

而他们的艺术创作,何尝不是“吹尽狂沙”之后方得成功。北京保利拍卖中国书画总监殷华杰

姗姗来迟的2022春拍中,我们也见到了北京保利拍卖中国书画总监殷华杰数次出现在直播导览,并举办了数场专题艺术沙龙。“当下更需要我们少受市场纷扰,回归艺术本真谈收藏。”当问及殷华杰近现代书画收藏市场之变时,他如此说到。

当然也是得益于北京保利拍卖长期深耕近现代书画市场,本季呈现出一场可圈可点的拍卖会。预展首日,雅昌艺术别邀约殷华杰,从曾经的“亿元时代”谈起,以中国书画夜场名单为例,畅聊收藏。

雅昌艺术网:中国书画夜场无疑是指标性的存在,这一场整体面貌如何?从作品特质上来看透露出哪些收藏热点?

殷华杰:为什么夜场会受到大家的关注?我想正是因为夜场呈现的是博物馆级名家名作,当然还有大家对于最终拍卖价格的期待。

对保利中国书画夜场来说,我们的标准就是为藏家呈现“名家名作”,即真正收藏级的作品,这是在任何时候和环境中都不能降低的标准。本季夜场是70余件作品,数量相较于往年有所下降,这也是根据近年艺术市场变化而坚持的“减量增质”策略,也可以说是宁缺毋滥。无意于“大而全”,力图为藏家呈现继续名家代表作。

准备这场拍卖时,我们面临层层困难,短短数十日的征集时间,图录编辑和招商也被严重压缩。其实在当下能够组织一场成规模的拍卖会就已经成功了,这感觉好像“降低要求和标准”了,但并不是,而是我们针对市场客观情况及时做出调整。我认为成熟的艺术市场应该是稳定持续发展,能够满足收藏家的诉求,期间我们所经历的困难也都是暂时的,这也应该是行业的共识。

对于调整,我们也要清晰的认知到艺术品本质就是高度稀缺和小众的,这也注定了艺术市场不可能无限扩张。

当然,艺术品是非单一性的,每场拍卖的热点和征集作品息息相关。比如我们这一季非常值得关注的张大千泼彩精品、傅抱石金刚坡时期力作等等,这都是引领市场的热门艺术家代表作,我相信也会成为2022春拍的收藏热潮。另外,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吴冠中等名家亦可圈可点。

雅昌艺术网:您谈到“名家名作”的征集,当然也是可遇不可求,从您的观察来看,尤其是疫情之下,影响顶级作品最主要的因素是什么?

殷华杰:受到疫情、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影响,全球艺术市场普遍紧缩。但纵观最近收藏市场上的高价作品,顶级作品往往不太会受到市场状况的影响,甚至也会创造出更高的价格,例如张大千、傅抱石等名家作品,都十分坚挺,这是艺术永恒的魅力,并且会随着收藏家的认知加深,未来仍然可期。

从顶级作品的征集来说,价格因素是左右能否上拍的关键选项。但我们对作品、对藏家、对艺术市场都有信心,这些名家名作也会有不错的市场表现。

在招商过程中,我们也明显感受到客人会受到疫情与经济的双重压力,这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顶级作品,购买力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对于拍行来说,每季面对高价作品或多或少都会有挑战,但长期来看,我认为艺术市场一定是向好的。名家名作仍受市场所追捧

回到真金白银参与市场交易的收藏家来说,也是一个不断淘汰的进阶过程,只有那些优秀的名家名作,才会留下来。我们可以看看过往市场表现好的作品,比如历年亿元作品,一方面很少再进入市场流通,另一方面几乎不会折价释出,这也从侧面验证了亿元作品非浪得虚名。

某种程度上来说,一些重要作品因藏家等而被拍卖,或许这个阶段正是低价纳进的好机会。

雅昌艺术网:就像您说的,近现代书画的顶级作品,我们过往关注的最多的就是亿元,但今年似乎亿元淡出了拍场?或者我们能不能大胆理解为:2022春拍中的千万级作品未来会成为亿元级?

殷华杰:10多年以前,中国艺术品市场踏入亿元时代,自然那些亿元明星作品会被高度关注。现在我们发现似乎亿元作品少了,热度也降低了,我认为这正是艺术品市场从狂热到理性、从投机到消费、从稚嫩走向成熟的过程。成熟的市场更关注的是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收藏也更趋向于满足自身对艺术品的共情。与此同时,拍卖市场是以藏家消费需求为主,投机已经被市场所摒弃。

作为拍卖行来说,核心是服务于买卖双方,而非一味追求创造天价纪录。需要纠正的是,最近几年并不是没有亿元作品,只是热度不同罢了,藏家关注的焦点也是在艺术本身,这是拍卖市场的变化和发展。

雅昌艺术网:对于亿元时代来说,张大千是佼佼者。这一季最吸睛的莫过于张大千,并且是屡创纪录、集大成的泼彩画。三幅张大千不同时期的泼彩也是本季中国书画预展区的门面担当,当下为什么藏家会这么追捧张大千?1969年,张大千在巴西八德园画室

殷华杰:最近拍场上张大千摹古作品、泼彩画都创下天价纪录,在我看来,与其说是张大千市场号召力的强大,倒不如说是张大千泼彩艺术价值得到了一种重新认识和回归,这也是建立在收藏家越来越理性和成熟的基础上。

我们可以把张大千泼彩创作放在中国画时代背景来看,艺术究竟该往何处发展?传统与创新?这是那个时代每一位画家所面临的转型。纵向看张大千艺术创作之路,1949年之前对中国传统绘画的探索和研究,是第一个高峰,比如张大千摹古山水和人物画。第二个高峰正是张大千游历海外之后,尤其是在欧洲,在和西方现代艺术接触以后,而创新的泼彩艺术。我认为张大千泼彩画正是把他对于传统和创新思考的实践和有机融合在一起的表现,代表了中国近现代绘画的最高水平。张大千

雅昌艺术网:央美老校长徐悲鸿说“五百年来一大千”,也是对张大千的高度肯定。我看到这一次预展现场,三件张大千泼彩非常震撼,这三幅泼彩在张大千创作中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殷华杰:是,中国书画板块张大千三幅泼彩也成了预展一个重要打卡拍照的地方了,得到了藏家和艺术爱好者的广泛关注。

《溪山春雪》、《秋山岚翠》、《谷口人家》三幅泼彩画的特殊之处,首先是贯穿了张大千晚年泼彩探索之路,分别是张大千绘制于1968年、1969年、1976年,可以看到三件作品的风格和形式是有变化的。比如《秋山岚翠》和《溪山春雪》,是张大千泼彩发展完全成熟阶段的作品,《秋山岚翠》是巴西“八德园”时期,《溪山春雪》是张大千即将要搬到旧金山“可以居”时所画。《谷口人家》是张大千从美国回台湾后画的,可以说是晚年对泼彩艺术的再次探索。张大千

从画面本身来看,1968年和1969年的两幅泼彩绘画颜色层次丰富,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艺评家认为这一时期张大千泼彩艺术有很强烈的实验性,是一种“国际化”的抽象山水。但仔细看《溪山春雪》中,张大千在颜色碰撞中,依然保持了和中国传统山水的连结,这正是张大千传统与创新融合一体的具体表现。

创作于1976年的《谷口人家》中,就明显能看到张大千尝试回归传统,当然也是在大胆泼彩泼墨风格基础之上的尝试,所以你会发现《谷口人家》中的细节强调传统笔墨。张大千

雅昌艺术网:也是关注到张大千晚年的海外游离,您谈到巴西八德园、美国可以居、台湾摩耶精舍等等,所以早期很多泼彩作品也是出自海外,这三件的来源是?或者说背后有没有一些张大千和友人交往的故事?

殷华杰:众所周知,张大千十分喜欢交朋友,家里也常常是高朋满座。这幅《秋山岚翠》的旧藏者顾正言、徐景淑伉俪也是张大千的好友,还有一层更深的缘分,徐景淑女士的表哥是著名书画收藏家、鉴赏家张珩,张珩和张大千早年间也是旧交,所以也可以说两家是世交。张大千《秋山岚翠》

张大千在八德园画完《秋山岚翠》之后十分珍爱,移居加州“可以居”后也一直带在身边。顾正言、徐景淑也是某次在张大千加州的家里聚会时看到的,十分喜欢,再三请求张大千割爱,大千方才答应,足以能见证大千本人对于《秋山岚翠》的珍视。

另外一幅《溪山暮雪》经考证应该是张大千为友人祝寿所画,钤有“长共天难老、春长好、以介眉寿”等印章,用的也是大千特别定制的仿宋罗纹纸,珍贵至极。在目前公开的市场流通信息中,《溪山暮雪》早在1997年就已经是香港拍卖行的封面作品,4172.5万港币的价格也是当年最贵的近现代书画。60年代张大千在八德园作画(郎静山摄)

雅昌艺术网:我也感觉到张大千作品收藏的变化,第一是好作品价格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第二就是国际市场上把张大千放在现代艺术中来呈现,有一种融合的意思,您怎么样看待这种变化?

殷华杰:就像我刚才说的,顶级亿元作品未来能否再流通,这首先是个疑问。第二是好作品无论何时都会有追捧者,所以市场中可流通的名家名作越来越稀缺,这种诉求关系下,必然会带来张大千等名家市场的稳定上升。

从现代艺术来看,张大千泼彩艺术更具国际性,也会是“世界的张大千”,尤其是和同时代的西方艺术大师们“同台竞技”,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于张大千作品价格更高维度的梳理。

雅昌艺术网:同样的,另外一位市场表现坚挺的名家是傅抱石,但和张大千所不同的是,傅抱石收藏市场几乎都是在大陆,很有“主场”优势。

殷华杰:张大千、傅抱石都是中国艺术史上极其重要的代表艺术家,巴西八德园时期、重庆金刚坡时期分别代表了两位画家的艺术创作高峰,这一季张大千三幅泼彩水墨和数件傅抱石作品,正符合前述成为热点的“名家名作”拍品。傅抱石

的确,我们最近几季拍卖都有傅抱石重要作品顺利成交。数件过亿作品,更是让北京保利在傅抱石作品拍卖中具有“主场优势”,在征集中也有更多机会拿到傅抱石顶级作品。2022春拍我们有幸征集到非常好的傅抱石作品,其中主打的是傅抱石金刚坡时期具有节点意义的关键之作《碧海群帆》。

《碧海群帆》首先是傅抱石对石涛题画诗最好的图解。大家都知道傅抱石开创了现代中国研究石涛艺术的先河,其中1941年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傅抱石综合数年研究成果,仔细梳理石涛生卒、言行、绘画、活动等,编订完成了自己研究石涛的著作《石涛上人年谱》。而在这个过程中,傅抱石陆续画出了多件石涛诗意画,《碧海群帆》正是其中的代表作。

第二点来说《碧海群帆》出自于傅抱石壬午展览,这是傅抱石获得社会范围内广泛认同的一次重要展览,画坛名家、学者、达官等纷纷在展览上向傅抱石订购画作,这幅《碧海群帆》是福建名医李世芳先生所订购。更重要的是,这次展览也让徐悲鸿先生看到了傅抱石绘画的超强实力,傅抱石也从一个“美术理论家”华丽转身为“画坛巨擘”。所以准确的说,《碧海群帆》是开启傅抱石封神时代之作。傅抱石及徐悲鸿合影,摄于1931年

雅昌艺术网:徐悲鸿看过傅抱石壬午展览之后,也是登报夸赞。所以也有人说,傅抱石壬午展览之后成功跻身“上流文艺圈”。

殷华杰:关于傅抱石为什么要举办壬午画展,有很多说法,有说为了生计,也有说是和徐悲鸿之间的“暗自较量”。不论什么说法,的确是这次展览之后,傅抱石获得了全面成功,《碧海群帆》就是最好的见证。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碧海群帆》是一幅少见的“傅画徐题”的作品。徐悲鸿很少在画作上留下长题,目前可见的这类型作品也多收藏于南京博物院,是傅抱石家属所捐赠。《碧海群帆》可以说是唯一一幅可在市场流通的“傅画徐题”的佳作。

徐悲鸿在题跋中提到的“世芳先生”,也是当时声名赫赫的人物。李世芳不仅是著名医生,也是一位丹青爱好者,和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等人都有密切交往。所以徐悲鸿才会题“遂为世芳先生所致,喜同嗜趣,敢志姓名”。傅抱石

雅昌艺术网:这次傅抱石作品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以往高价更多是傅抱石新中国时期的山水巨制,这次几乎都是早期的代表作,有山水,有人物。

殷华杰:是,《碧海群帆》是1941年傅抱石山水画创作变革的代表作,《东山图》是1943年的上古人物题材佳作,以及同年根据元代倪瓒故事而画的《洗桐图》,可以说,这季傅抱石上述作品的现市,是收藏完整傅抱石作品序列的好时机。

对于傅抱石人物画的赏析,可以从人物的服饰线条和面部神情两个角度切入。寥寥数笔线条,就能勾勒出人物仙气飘飘的感觉,“高古游丝描”形容的就是这种绘画技法。在人物面部处理上,以《东山图》为例来说,傅抱石会先画人物头部,假如画出满意的效果,才会延续下一步的创作,可见傅抱石在人物传神上所下功夫之深。傅抱石

《东山图》描述的东晋名士谢安隐居东山,和王羲之等人同游的历史故事。有文献资料记载南唐顾恺之曾画过《东山图》,但并未传世。后来广受赞誉的李公麟《东山图》也是根据米芾的口述而提笔画成,李唐、唐伯虎也曾经仿《东山图》,但遗憾的是都没能流传下来。那么傅抱石《东山图》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傅抱石对古代艺术如痴如醉,他通过相关文献中对于李公麟版本《东山图》的描述,把人物样貌、神情、姿态等一一和文字细节比对,可以说不差分毫。

殷华杰:傅抱石对历史故事有极深的癖好,尤其是偏爱赤壁赋、陶渊明、竹林七贤等题材。除了《碧海群帆》和《东山图》之外,还有一件《洗桐图》,是元代大家倪瓒洁癖的故事,也是傅抱石根据倪瓒传记中所描述的故事创作的。

雅昌艺术网:这两幅傅抱石人物真是值得细细推敲,尤其是《东山图》,几乎出现在所有傅抱石相关人物画集的重要出版中。

殷华杰:毫无疑问,这是傅抱石人物画的代表作。我自己也是非常有幸,早在2009年就曾经见到过《东山图》,当时是在美国征集,民国名人张道藩女儿拿过来的两幅画作之一,我应该是第一个见到《东山图》的拍卖人,另外一幅就是被我们带回大陆拍场高价成交的徐悲鸿《七喜图》。时隔13年之后,能够再见《东山图》出现在保利拍卖,也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徐悲鸿

殷华杰:是,《洗桐图》曾经的收藏家也是大名鼎鼎。第一位是香港著名收藏家郭文基,他尤其钟爱傅抱石,最多时藏有40多件傅抱石精品,并在香港举办过大型傅抱石作品展。郭文基去世之后,他所收藏的傅抱石作品多数流到新加坡、台湾等地区,在这个过程中,台湾著名收藏家蔡辰男将《洗桐图》收入囊中,蔡辰男还收藏过圆明园十二兽首里的“牛、虎、马、猴”等,实力雄厚。

之后辗转到对中国拍卖至关重要的收藏家张宗宪先生手中,一度为云海阁所藏。早年间《东山图》流入到拍场中,被一位神秘藏家购藏,一直到2022年北京保利春拍。

雅昌艺术网:当然每一次释出的价格也是不断攀升的,这也是好作品永远的市场号召力。其实对藏家来说也是,能有机会拥有一件名家名作,我相信第一要素是热爱,其次是要考虑资金等。

殷华杰:这也是我们能从成熟收藏家身上所学习到的特质。那些伴随拍卖市场发展的重要藏家,他们眼力过人、实力雄厚,但更重要的是对艺术的热爱,并且能够走进画家的内心世界。齐白石 (1864-1957)

雅昌艺术网:同理来说,优秀的艺术家也有这样的共情能力,比如人民艺术家齐白石。这一季我看到也有不错的齐白石山水、人物,以《竹圃晴岚》威力来说,既是白石老人擅长的生活气息浓厚的创作,也是暗合了一种隐世的人生态度,这可能是最能打动当下人心的。

殷华杰:白石老人也是我们艺术市场永恒的明星艺术家,他在诗书画印领域都是佼佼者,也是中国艺术拍卖市场的定海神针。这一场中的齐白石作品,大致可以分为四类,分别是齐白石山水画、赠友花鸟、人物画,以及白石家属和白石弟子王森然家属支持的小幅精品,非常值得细细把玩。

其中最重要的是齐白石91岁高龄所画《竹圃晴岚》,是一件难得的山水佳作,里面有典型的馒头山、茅屋、竹林等等。虽然是70多年前白石老人的作品,但却是当下人们心中所期望的生活,能引起我们的情感共鸣,这也再次说明优秀艺术品的经典魅力永恒。这也是收藏的“原动力”-一件作品一定是能够在某时某地击中你心灵深处的某个情怀。齐白石 (1864-1957)

雅昌艺术网:另外有看点有艺术家还有吴冠中、黄胄等,尤其是吴冠中,这季书画夜场中出现了吴老很重要的油画作品,为什么有这样的尝试?

殷华杰:我认为艺术作品的本质内核是内容,媒材只是一种承载或是表现手法。我们不妨忽略这幅画是油彩还是水墨,而是关注作品最本质的内容。吴冠中是一位融汇中西的艺术家,我们不能武断的“决定”吴冠中是水墨艺术家还是油画艺术家,尝试这样的同场拍卖,也是让大家能够纵向的去看艺术家不同类型、不同时期的作品,以及在艺术市场上作品的价格关联性。吴冠中

雅昌艺术网:这也是和现在收藏家群体的融合、跨界有关,模糊创作界限,回归艺术本质,也能获得更多关注。但从大环境来看,近现代书画收藏仍然是比较严峻,您怎么看待这种收藏之变?吴冠中

殷华杰:首先我们必须客观的看到,曾经近现代书画市场的特点:成交量大、成交额高、参与者众多,可以说是艺术市场绝对的领衔板块。但市场高位是需要消化期的,目前尚处于消化期。

尤其是疫情以来对高价作品市场有多重打击,与此同时,低端作品遭遇回调,我认为这是艺术市场的共性,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妨回归艺术本真,多多挖掘和发现精品佳作,从美术史脉络梳理,是个很好深耕的时机,少受到市场的纷扰。黄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