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航母甲板 铺高铁钢轨的老铁们长啥样?

他们是一个“钢铁”的集体,新中国的第一炉铁水、第一根重轨、第一艘航母的甲板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双手用智慧和汗水锻造了中国的“钢铁脊梁”今天《乐龄唱响》的舞台上来了一支“最硬核”的合唱团!

数代鞍钢人不畏艰苦、勇于担当,为祖国生产建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天登上《乐龄唱响》舞台的就是鞍钢合唱团。

孟泰是鞍钢精神的一面旗帜,党领导下的第一炉铁水就是在孟泰的直接参与下生产出来的,他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全国劳动模范。在《乐龄唱响》的舞台上有幸请来了孟泰的女儿孟庆珍女士,我们一起回忆鞍钢初建的那段峥嵘岁月。

孟庆珍老人今年已经85岁高龄,提起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活动老人家仍然满怀感慨、如数家珍。

孟泰为什么会获得如此高的国家荣誉?孟泰精神为什么会是鞍钢精神的一面旗帜?了解孟泰的人都知道孟泰在鞍钢生产初期,为了保障鞍钢生产经常是不顾个人安危冲到危险第一线。那么他这种崇高的革命意志是怎么形成的呢?孟庆珍告诉我们,这还要从父亲和家人的经历说起:“1948年,我14岁。我们家几天都没吃过一顿饭,饿的实在没办法,我父亲只能把他的饭盒和手套拿出来卖了。然后我和我妹妹用卖了饭盒和手套的那一点点钱拿去买米,我们两个人怕弄丢了钱就分开来装。我装的钱多一点,妹妹装少一点,结果到了卖粮食的摊子上,我一摸兜发现钱还是被偷了。妹妹的钱买粮食也不够,老板就把装好的粮食一勺一勺的往外舀,我就跪在老板面前求老板可怜可怜我们,家里实在好久没吃过饭了,但是老板铁了心的就是不给,路人看不惯了凑了点钱我们才把粮食背了回来。我们家就这么点东西能卖还让我给弄丢了,为了不让我妈生气,我和我妹妹对我妈说,妈,你别生气,我们不饿。那天我和我妹妹都没有吃饭,你就想如果再不解放我们一家就全饿死了。”就是在这样吃不饱肚子的生死边缘,孟庆珍一家终于迎来了生活的曙光,1948年2月19日,鞍山解放。

孟庆珍讲述,住到了他们家,分粮食让他们家人吃,全家饱餐了多年来的第一顿高梁米干饭,临走的时候又留下了好多粮食。几乎是救了全家的命。她说:“我父亲永远都忘不了党对我们的恩情,我父亲对我们说,跟着走棒打不回头。他带着我们全家跟着一块儿到了吉林通化,在通化冶炼厂抢修了两座高炉。他不仅自己没日没夜地干也带着我母亲、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一块儿干。”1948年底,孟泰回到鞍钢。当时的设备毁的毁、拆的拆已经不能生产了,组织上希望鞍钢能尽快恢复生产。日伪时期留下来的日本技术人员认为按照鞍钢当时的条件,没有25年恢复不了生产。在没有经费、没有设备、没有技术可借鉴的条件下,孟泰带着工友们把日伪时期遗留下来的几个废铁堆翻了个遍,不顾刮风下雪、不分昼夜地刨冻雪抢备件、扒废铁堆、掘原材料,在一尺多厚的积雪下找到了一个又一个备品零件然后再擦干净。一共有上千种材料和上万个零配件保管这些材料与零备件的小房子,后来就叫做“孟泰仓库”。

1949年,修复后的2号高炉生产出第一炉铁水。这些修理高炉的零件很多来自于孟泰仓库,日本的技术专家看到了这么高涨的生产热情,这么高效的生产能力,也深受感动,连声说道,中国人真了不起,万岁!

新中国的钢铁工业从鞍钢开始,鞍钢见证着我国工业的发展是当之无愧的“钢铁脊梁”。

从新中国初期的第一炉铁水、第一炉钢水、第一根无缝管、第一根重轨

一代又一代的鞍钢人肩负起钢铁摇篮的使命担当。在《乐龄唱响》的舞台我们还请到了现在奋战在“钢铁一线”的杰出代表。他们在高铁钢轨铺设、航母甲板建造、深水钻井平台打造、港珠澳大桥的桥梁钢应用等方面都走在了世界前列,赢得了世界美誉,是鞍钢新时代精神的典范写照。

如今,站在《乐龄唱响》的舞台上,一首《红旗飘飘》就是鞍钢人最强有力的奋进号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