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调包岳母天价字画警方拒立案 叫嚣再告杀全家

如果不是从电视上看到,笔者似乎很难相信,如此离奇的事儿,竟然在现实中发生了。

这件事情发生在北京。2013年8月22日,湖北电视台《大王小王》节目播出了有关这一事件的访谈节目。这期节目在片尾告诉观众,主持人和节目律师就该事件写了一个材料递交有关部门。由于其中是非分明、当事人行为性质也不难判断,估计很多观众和我一样,相信事情已经得到解决。意外的是,2014年2月15日和16日,北京电视台《谁在说》节目分两期,再次播出有关这一事件的访谈。从赵家母女言谈中我们发现,事发一年,湖北卫视节目播出也已半年,事件进展似乎不大。

对于这一事件,不同职业的人会从不同角度解读:社会学家看到的“东郭先生现实版”,婚姻专家看到的是赵家小妹“遇人不淑”,而作为法律人,笔者看到的是法律对被害人权利的保护不力。一旦这种保护不力的现状不能尽快改变,对他们不仅意味着目前损失永远无法弥补,甚至可能有人身安全的危险。

为了“铺平垫稳”,以使后面有关法律问题的讨论更为有的放矢,笔者以两家电视台节目为蓝本,通过对信息的整合,还原事件全貌。

赵家父亲是抗战干部,1955年第一次授军衔时被授予上校军衔。后到中国科学院工作,1988年5月去世。

赵家母亲在解放大西北时参军,后参加了抗美援朝。之后响应国家号召,脱下军装到清华大学深造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直至1993年退休。老人几十年兢兢业业,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可谓桃李满天下。

1964年,由于科研工作突出,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亲笔书写了一首毛主席诗词《忆秦娥 娄山关》送给赵家父亲。这既是对其工作的肯定,也是一种激励。从那时起的二十多年间,赵家父亲陆续收藏了90幅名人字画,其中包括楚图南、黄胄、启功、溥杰、齐良迟(齐白石之子)等名家作品。

1988年5月,赵家父亲去世,这些字画成了赵家母亲的精神寄托。她把这些字画包好,分装在三个大箱子里。老人很仔细,给每幅字画编号。在一个专门的本子上,除了编号,还详细登记每张字画是谁给的、是否写有丈夫名字,甚至装裱纸的颜色都有记录。曾经在家里墙上悬挂过的,还有悬挂时的摄影图片。一则因为年纪大了翻不动,二是因为担心打开一次包装纸破损一次,老人很少打开这些字画,只是每年往箱子里放些卫生球,防止霉变。

2013年春节,在上海生活的大女儿回京。2月16日,母亲让她帮着打开箱子,给字画透透气。打开第一幅,娘儿俩就惊呆了:和本子上记录的对不上。

“是不是记错了?”于是再打开一幅。按编号,该是齐良迟的画,然而,“画变成字了”。

一家人判断,这事儿不会是外人干的,“外人偷走就完了,用不着放假字画‘偷梁换柱’。”

二位老人有四个孩子,大女儿在上海、二女儿在北京,排行老三的儿子在国外,母亲和小妹一家一起生活。

赵家母亲说,她当时就能判断出这事儿是小女婿干的。让她作出判断的依据,一是小女婿以前曾跟她说,“我家二姐夫跟琉璃厂有关系,这些字画可以卖好价钱”,老人明确告诉他:“这是遗物,绝不会卖的。”另一个依据是小女婿曾经偷过她的钱。有一段时间,老人发现自己卡上的钱花得特别快,却也没特别留心。直到有一次发现,存款少了一大块,于是到银行打了一个明细单,上面有一笔5000元的钱,是跨行取款,手续费2元。“取款机就在我们楼下,我从来不会跨行取款”,于是老人到银行申请查监控录像。眼看要露馅了,小女婿向小妹承认,钱是自己取走的。他还“交代”,曾在家里“捡”到了老人一张建行储蓄卡,并取走1000元。而老人以为这张卡丢了,还去银行挂了失。考虑到毕竟是一家人,也顾忌到女儿女婿的面子,这些事情老人没跟其他任何人说过,只限他们三个人知情。

2013年2月16日傍晚,小女婿回来了。开始很镇定,听赵家人说要报案,他有些慌了,出去给小妹打电话,说那些画是他换的,“换成更值钱的了”。后在一家人逼问下,他承认2008年把十几幅字画卖给一家书画经营的机构,共卖了18万元。至于其他字画去向,他再也不说。赵家母亲回忆起2005年至2009年,为了外孙女上学方便,在孩子小学附近租了房,老人陪读,小女婿有充分的“调包”时间。

那家书画经营机构的网站上,2008年售卖名单中,确实“多出”那十几幅字画,包括郭沫若书法在内的部分字画,目前已被买家买走。

之后,小女婿离开家。其间曾带人回来,想把那些“替代品”拿走。“这是他的犯罪证据,我们没让拿。报警后警察来了,告诉我们以后他再来别开门。”

在北京电视台《谁在说》节目现场,主持人播放了一段小女婿和小妹的电话录音,前者口气极其嚣张:“你别把什么事儿都做绝了……我偷东西怎么着了,你们不是去派出所告了吗?……把你们家全杀了再说。我什么都没有,我怕什么呀?”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